会有猫的一盏茶

烟与茶。

hhhh童话镇里seb的包子脸
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青涩又可爱

Encounter

上次有小可爱说想看老王视角,所以原定好的结局就延后到下一节(emm或许下下节)
尽量HE吧,虽说都已经想好BE了的...因为太太们发的糖太甜了啊啊啊 Σ(|||▽||| )甜不过甜不过
我们的口号是圈地自萌(。・ω・。)ノ♡做合格的wy娃儿


四月的温哥华,漫长的雨季已然进入尾声。深浅不一的粉色樱花轰轰烈烈地占领了大街小巷,Granville Street浮动着咖啡和关山樱的浅淡香气。
咖啡厅的落地窗上倒映出着男人端坐的颀长身影,黑色衬衫的袖口松松地卷至小臂,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,显出几分与街上车水马龙截然不同的安静和优雅。老王已经在这坐了一个早上,却只徒然地对着电脑里一字未写的课程报告发呆。骨节分明的手指托起一旁已经凉透的咖啡,薄唇微抿,啧,真苦。
拜某个远在大洋彼岸的小坏蛋所赐,他整一周以来都辗转难眠,既懊恼于自己有些冲动过头的话语,又对那人迟迟没有回复如小乌龟畏手畏脚般的行为暗暗咬牙。忍不住还是点开了微信,没有消息,朋友圈也没有更新。这是连朋友都做不成了?老王闭了闭眼,按捺下自己想要立即打电话给那人的冲动,浓密的眼睫终是无力垂下。
怎么办,有点不甘心呐...喜欢他这么久。

一周前,老王向忽悠表白了。

温哥华时间8时22分,男人注视着电脑上终于黑屏显示“主播正在女装”字样的直播间,好看的眉峰蹙起,耳边似乎还回旋着那人因不时低声咳嗽有些沙哑的奶音。这小坏蛋感冒了还熬夜,不知道自己整天咳嗽很让人心疼么?这一天天怎么照顾自己的?男人一边恨不得把那人抓来狠狠打一顿屁股,一边灵活地点开微信置顶的对话框,“宝贝睡了没?下播了就早点休息。”
很快对方显示正在输入的字样,“还要等一会儿,你最近不是很忙么,还有时间来关心我?怕不是掐着点儿来说晚安。”深邃的黑眸迅速扫过信息,老王眼中浮起一丝无奈。
是了,忙啊。最近直播间和超话都不太平,姑娘们也都看着,只好说自己整天忙于成堆的课业。不敢拉他双排,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关心,更...怕自己太急把他吓跑。再怎么渴望伸手触及,终是只能每天隔着屏幕默默听着那人如猫挠般软软的嗓音。
“怎么又傲娇起来了?再忙我也要关心一下的,毕竟我家大宝贝是不是?乖乖的,听话,早点休息。”老王迟疑片刻,还是按下语音 “宝贝,晚安”。松开手指发送,很好,接下来该怎么不动声色地哄他吃药呢...
还没等男人苦恼太久,傲娇忽某人已经自动送上门来。老王失笑着点开语音,“狗贼,我一刀sa了你,你可以别这么gay吗?”似乎可以想象小坏蛋因害羞而略显的粉嫩的脸颊,又软又甜。emm可爱,想日。
“你感冒啦?不是说了要好好照顾自己?睡前记得吃药知不知道?还有最近不许喝冰可乐!”质问三连果然引来某人的不满。“你凶凶,你都不疼我!生病怎么可以没有冰阔落!”呵,搁这儿撒娇也没用。听着耳机里软软的撒娇,男人刚刚强硬起来的声音又不禁温柔下来“乖乖听话行不行?对自己好一点儿宝贝。”
“哼...看在你这么关心我的份上就勉为其难答应你了。不过你怎么这么话唠,怕不是喜欢我哟~”老王怔了怔,低沉的嗓音微颤“怎么办?就是喜欢你啊。”
良久后收到对方的文字回复“哈哈哈哈你别开玩笑啦,我们私下里就正常一点好吧?”
男人心下一沉,迅速按下语音。
“没开玩笑。我是认真的,忽悠。”
“我承认一开始只是喜欢看你玩游戏,也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。可我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再以朋友身份自处了。”
“我很确定我喜欢你。喜欢你,很久了。不是冲动,也不是糊涂。”
“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,但我觉得你多少也对我有点好感,是吗?”

老王咽了咽有些干涸的嗓子,“你愿不愿意,和我试一试”。